手机版
您的当前位置: 高得文章网-分享知识 > QQ个性签名 > 空间个性签名 > [苏联狗头实验]苏联砍了狗头恐怖实验

[苏联狗头实验]苏联砍了狗头恐怖实验

来源:空间个性签名 时间:2018-12-22 点击:
苏联砍了狗头恐怖实验

亚博游戏官方网站:苏联砍了狗头恐怖实验,这些源源不绝的恐怖实验,实在算不上成功,但医生们都心知肚明... 他可以说是狗头移植里最成功的一位了:他不仅移植了狗头,还通...

苏联砍了狗头恐怖实验

?有想我开八的题材吗?留个言,我能八一定八

输入“鬼故事”,可观看所有内容。


先来回顾一下新闻:

30岁俄罗斯计算机工程师Valery Spiridonov,从小患先天性肌肉萎缩症,因病情恶化,难以控制身体。他希望将头部移植到健康的躯体上,"重获新身"。这项全球首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最快明年实施,需36小时,成本约7千万人民币;身体捐赠者也来自俄罗斯,大脑已死亡。


我们有手移植、脚移植、心肝脾肺肾移植,头移植,似乎是很合理的下一步。但是,与其他所有移植手术相反,在动物身上实施的头移植,可全都不能以成功着称:那些可怜的动物们,大多没能存活很久,而且,他们的痛苦程度,也根本没办法向人类表达...

在一头栽进科学的光明未来前,让我们先回头看看血淋淋的历史:

(再重申一遍,以下的gif图和图片可能会让人不适,请注意)

换头术前奏

使头移植可能的前提,是“头颅脱离身体后尚能存活”的假设。

这个前提假设,可以说困扰了无数法医。当年断头台被意大利的安德瓦·路易医生发明出来时,一时风头无两,大受行刑者欢迎,能够一刀干脆利落的斩首犯人,没有漫长的濒死挣扎、没有不受控制的狂呼乱叫......这一切,不仅充满了人道光辉,而且还极具效率。

但是,一个疑问渐渐在法医们脑海里浮现了:被斩首后,砍下来的头颅,真的没有知觉吗?试想这么一个场景:

你犯了一个偷鸡摸狗的小错,却偏偏遇到一个昏庸的地方官,被判死刑。拽上断头台时,你还在暗自庆幸,幸好这是机器,不是人挥刀,时间一到,刀闸落下,人死头没,倒也干净。只是,当刀锋落下,你的知觉却没有消失,你想动手动脚,却完全感觉不到下半身;你想尖叫,却没有声带;你能感觉得到大量鲜血从你的喉头喷出;你能看得到围观群众脸上的窥视窃笑;最重要的是,你一直处于无法言喻的极端疼痛中......

这时夏洛特·科戴出现了。这名24岁的法国贵族女士,最出名的罪过,就是她在浴盆里刺杀了革命领袖让·保尔·马拉。1793年7月13日,科戴说,“我知道,他在让法国发疯(革命)...我杀掉这一个,便可以拯救十万人。”


《马拉之死》是大卫的一幅名画,描述的正是这一冷血谋杀

谋杀发生的四天后,在一个狂风暴雨之夜,科戴身穿专为杀父者准备的红色长衬衣,站在二轮手车里昂首来到挤满了人的革命广场。她走上台阶,来到断头台边上,甚至还请行刑者闪开,这样,她可以检查一下机器。“我有理由感到好奇吧。”这位镇定得惊人地姑娘说,“我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断头台的啊。”

沉重的斜刀落下后,一名叫弗朗索瓦的行刑助手抓着头发捡起了砍断的头颅,他的内心充满了革命热情,因此愤恨的煽了科戴的脸颊几巴掌。

就在这时,引起千万火热争论的事情发生了:

好几名证人证实,科戴的脸因为愤怒涨红了,不是被打那一边的脸,而是两张脸。有人认为,他们还看到,她的嘴唇还因为厌恶而卷了起来!

她还活着吗?!她的眼睛是不是还在看?她的耳朵是不是还在听?

接下来的200多年,不少医生都一头栽到了“断头能否保存知觉”的研究议题里。以下是一些实验的摘取片段:

有个名叫普兰尼亚的杀人犯、强奸犯和奸尸犯,1879年一天的7点整,被断头台砍下头来,五分钟过后,头交给了E·德开斯地医生和他的两位同事。有个医生将自己的嘴唇凑到普兰尼亚的耳朵边,一声又一声地大喊“普兰尼亚”,可是,其眼睛和脸上的任何一个部分都没有显示出任何意识。他们想办法去捏他,让他闻带氨水气味的盐,把蜡烛火苗移到他的眼球边上。一切都没有任何反应,也就是说,直到实验者用电去碰触身体部分的器官时才出现了不同:眼皮眨了几下,牙齿也动了起来。他们翻动他的身体,发觉他的腿和胳膊都能懂。“这(死人的)手指紧紧抓着一位研究者的手不放,”一名医生在他的书中写道,“这些肌肉反应,在脑袋被砍下来之后,维持了有约一个半小时......”


1880年,达西·德莱因尼尔医生得到一枚杀人犯的头,是被砍下来的三个小时后,他将活狗血泵进人脑袋,嘴唇和眼皮眨动起来,约有两秒钟,“我可以确认,在那两秒钟内,大脑是在思考的。”

1905年,博西约医生想办法在犯人被砍头后,立即对其进行研究。“眼皮和嘴唇以不规则的节奏颤动了约有五到六秒钟....我等了好几秒钟。间歇性的收缩停止了。面部松弛下来,眼皮在眼球上半耷拉着,只留下结膜的白色部分还可以看见....就是在那个时候,我才尖声喊叫起来:‘兰吉尔!’然后,我看到眼皮轻轻睁开,并无任何痉挛性的抽搐......这和每天发生的事情一样,就像人们醒过来,或者沉思被打断的时候。接着,兰吉尔的眼睛确定无疑地盯着我的眼睛,瞳孔聚焦。我当时看到的,不是在任何一天里都能够看到的将死之人在对话时含混而呆滞、并无意识的眼光。我看到的,无可否认是活人的眼睛,这双眼睛看着我。

最后一次用断头台对犯人行刑的日期,是1977年法国。

这些源源不绝的恐怖实验,实在算不上成功,但医生们都心知肚明这些结果代表了什么:

借助外在供血,只要供血不断,如果大脑(一个人格)及其周围的脑袋能够维持着发挥作用(保持知觉?),那凭什么不能把它移植到一个活着的、会喘气的身体上呢?

人头移植的概念,正式诞生。

在挑战人头之前,我们都知道,医生们肯定得先拿动物练手。

被砍下后连上机器,仍然存活的狗头

第一只人造双头狗诞生畸形科学跨出第一步...

1908年5与21日,查尔斯·古斯瑞,器官移植领域的先驱,成功地把一条狗的头嫁接在另一条狗的脖子上,开创了开天辟地的第一只人造双头狗。

其动脉被嫁接在一起的方式,是寄主狗的血流过外来的那颗狗头,然后流回寄主狗的脖子,血液再次继续流到寄主狗的大脑,然后回到循环之中。


据描述,这个历史性的造物光是看着就已经让人不寒而栗:

一个稍大的婴儿狗头,从狗妈妈皮毛中探出来。但移植的头是从脖子根部缝合,却是反着的,因此两颗狗头下巴对着下巴,给人一种亲密无间的印象,尽管那必定时最惊悚的共处。

双头狗资料图

但,这颗狗头被砍掉和血液恢复循环之间,流逝的时间太多了(20分钟),外来狗头只展示了一些列原始活动和基本的反射:瞳孔收缩、鼻孔抽搐、舌头“沸腾般的搅动”...在古斯瑞漫长的实验笔记中,只有一条记录暗示那颗外来狗头或许知道发生了什么事:

“5:31分,泪液分泌......”

手术后7小时,并发症发生,两条狗被施以安乐死。


20世纪50年代在苏联,移植奇才弗拉基米尔·德米科霍夫,接手动物头移植。他可以说是狗头移植里最成功的一位了:他不仅移植了狗头,还通常带着“头、肩、肺和前肢”这几部分,连同清空了的食管,而且他的双头狗大多能存活2-6天,有一例甚至活了29天。

在他的着作里,有第二号实验的照片和笔记,时间是1954年2月24日:一只一个月大的小狗头和前肢,移植到看来时一只爱斯基摩长毛狗的脖子上。笔记里甚至描绘了那只小狗的头差不多完全快乐的神态:

09:00。外来的狗头急切地喝水或者奶,挣扎着好像要把它自己从寄主狗的身上挣脱出来。

22:30。在把寄主狗放在床上之际,移植的头把一位工作人员的手指咬出了血。

2月26日18:00。外来的狗头咬了寄主狗的耳朵后面,后者于是叫唤并且甩头。


双头狗资料图

这算是倒腾成功了吗?没有人知道。但这确实是拿狗做实验所能前进的最远之处。渐渐的,医生们开始不仅仅满足于合体移植了,他们想开始研究真正的“大脑移植”。

20世纪60年代中期,一位名叫罗伯特·怀特的神经外科医生接过大棒,开始用猴子做真正的“换头术”。

第一个猴子头颅移植术出现猴子的结局很悲惨...

当时,怀特已经想帮助四肢截瘫的病人,通过“换头术”重获新生,其实就等于我们一开始提到的那条新闻:一具大脑死亡、心脏跳动的尸体被移植一个新头。

想要做到这一点,怀特决定先拿与人十分相似的猴子下手。

1971年,他成就了当真不可思议之事。

他把一直猴子的头切下来,然后接到第二只猴子(斩首了)的脖子根上。这个手术费时8个钟头,用了无数助手,每个助手都得到了详细的操作指南,包括站在哪儿,说什么话。在手术前,怀特到手术室,用粉笔在地板上用圆圈和箭头表示每个人的位置,像个足球教练一般。

第一步,是为两只猴子做气管切开术,把它们接在呼吸机上。

第二步,怀特切开两只猴子的脖子,但留着颈椎和主要的血管。

第三步,把献出身体的那只猴子的颈椎骨切断,并用金属片盖住身体的切口。对献出头的猴子做同样的事,也用金属片盖住且掉头的底部。(把重新组合的头和身体连接起来之后,两块金属片要用螺丝刀固定在一起)
第四步,用柔软的长管,让身体的循环系统为其新头供血,然后把血管缝合起来。

第五步,那颗头被从其原来身体的供血系统上切下来。


这看着就已经够复杂的了,据说实际操作时更是鸡飞狗跳,血腥四溅。怀特拍摄了手术过程,但一直很迟疑开放给大众观看,据说就是因为太残忍血腥了。

不过最让人揪心的,其实是在麻醉效果耗尽之际,猴子脸上的表情:它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。


怀特在他的论文中描述道:“每颗头都明显感觉到外部环境的存在。眼睛追随进入其视野中的人和物件,仍然保持着好斗的天性,如果受到言语的刺激,它们会咬人,由此可证。”

怀特还尝试过把食物松进它们嘴里,它们会咀嚼,并且试着吞咽——但这却是不可能的,因为食管还没接上。

这些猴子的新寿命,从6小时到3天不等,大多数死于阻止排异或者失血。(为了避免血管吻合处发生血液凝固,这些动物早就被注射了抗凝血剂,这一举措却是拆东墙补西墙)

弗兰肯斯坦怪人,科幻小说中全身移植的着名怪物

从猴子的结局来看,俄罗斯工程师Valery Spiridonov的结局还不一定很坏,况且,他的主治医师信誓旦旦,能用某种先锋的办法把他断开的脊髓重新脸上,那么,或许他当真能活得比上面那些可怜的动物都长,也或许他当真能重新活得行走机会....

但是,考虑到那些动物们的结局,和它们无法向我们传达感情的困境,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:Valery Spiridonov,或许会醒于一个“比死还难受”的世界,并在激剧的煎熬中迅速结束他短暂的生命...


还是眼睛比较好

亚赫夫人/文

新的一年即将到来,可老康却感到苦涩难熬,他的配镜店因为一件事情而结业了。

这件事要从1个月前说起:

老康习惯在每年的两个学生长假期前进些存货备用,可最近盘点下来他发现有些不对劲,存货量一直在减少,可店面配镜的生意与出货的情况严重不符。经检查所有的门锁未见撬损痕迹,老康开始怀疑是店里的伙计监守自盗。为了拿住证据,他在店铺内外架起了摄像头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录影。

如此一来果然抓住了重要线索。录像中连续几天的深夜在仓库里都出现一个男人,他背对镜头,熟悉的走到存放架子前认真的翻找,一会就挑走了好些镜片。老康急忙切换摄像画面寻找他的进出路线,可其他镜头再也没捕捉到此人的行踪,就好像出了仓库后自行消失了般。他求助于警方,结果却被告知损失金额太少不能立案处理,警方最后建议老康加强防盗措施云云。

心魔难除,老康看着哪个员工都像是有嫌疑。为此找了个理由把一两个旧员工辞退,换进了一个年轻人。他手脚麻利,待客热情,而且自此以后再也没有出现存货无故消失的事,老康对自己采取的做法更是得意。

可没多久一个胖子和他的亲友却来店闹上了,理由也很荒唐,说是自从在这里配镜以后,眼晴总是不舒服,像是有人用冰冷的手指用力按压。后来,胖子的眼晴竟然在一天夜里被抠走了。他们认定是配镜有邪乎,这不明摆着搞封建迷信吗?接报的民警对胖子好一顿训斥。

俗话说谣言说上十遍也成真,此后配镜店竟门可罗雀,老康宣布结业并给员工们发完最后的薪水。彼此道别时,那个新来的年轻人对他说了句莫名奇妙的话:还是眼睛好啊~

老康目送着他们离开,关上店门静静的环顾倾注了自己多年心血又将要离开的地方。他还在思索着年轻人的那句话,这时手碰巧点开了监控录像,他忙按暂停键,画面定格在仓库神秘男出现的一刻,老康细看之下大吃一惊,那个偷镜片的神秘人的身形和年轻人根本就是同一个人。难道,难道他说的意思是……



恐怖推理


关注我们微信,输入“1+鬼故事期数+da”,今期请输入“174da”,便可知答案。

山楂雪糕

明天就是六一了,表妹的幼儿园为了迎接六一,今天特意举办了活动。

她的父母都很忙,于是我就负责接她回家。话说大学的生活其实和幼儿园没什么两样呢。

今天可真冷啊,昨天还那么闷热呢。请表妹吃点零食好了。三岁的小孩就是比较喜欢吃零食。

“你想吃什么啊?姐姐请你吃东西。”

“我想吃那个!”表妹指了指路对面。

我看了看,树下好像站着一个小孩,只能看见好像穿了一条红色

连衣长裙,胳膊垂在腿上,手里拿着一根山楂雪糕。

“好的,我带你去买啊。”我带着表妹走进了商店,选了一根山楂雪糕。

“我不要吃这个嘛!”表妹开始大哭。

真是奇怪。我再往路对面看去,却发现那个小孩不见了,可能是家长接走了吧。

“今日上午,在本市xx街上发现一具儿童尸体,凶手极其残暴,请各位注意保护好自己的孩子。”

原来如此,虽说是亲戚但还是没办法了呢。

表妹到底想吃什么?

编辑:山贼

苏联砍了狗头恐怖实验2

苏联砍了狗头恐怖实验3

苏联砍了狗头恐怖实验4

苏联砍了狗头恐怖实验5

高得文章网-分享知识 www.gdlsz.com

Copyright ? 2002-2018 . 高得文章网-分享知识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

Top